内容正在载入中,请稍后……
公告
About me
搜索
统计
其他
29 May.2008

白狐的故事~~ 夜晚

作者: 我就是个世界   分类:生活&网络 » 网络闲逛   出处:本站原创            | |

[白狐   陈瑞    


  


西汉

黄昏
郊外
瓢泼的大雨。

急急的雨幕里,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正拼命狂奔,躲避身后追赶着它的一群铁骑。
年轻的樵夫林生正着急地往家赶,忽然感到身后的背蒌内猛地一沉,忙回头看:只见一只白狐在那里蜷缩一团,浑身瑟瑟发抖,两只眼睛求助似地望着他,黑黑的眸中,分明有泪光在闪烁----林生只这一看,心中便“倏”地抽搐了一下:多么美丽的白狐呀,多么动人的眼睛!

“喂,小子,可曾看见一只白狐从这儿经过,我们王爷找了它好几天了,要是见了咱们有大赏,可顶你砍好多天柴呢!”

“哦,没….看见了,往南方跑了,快去追吧!”

铁骑飞奔而去,留下一路尘泥飞扬。

林生把白狐带回家中,看护了一夜,在第二天霁雨初晴的清晨,把它放归了山林:“去吧,别让坏人又看到了你。”

那只白狐飞快地朝林中奔去,在入林深处的刹那,忽地回头,用它那一双似通人性的眼睛深深地望了望林生,便又回头而去了……

  



北宋

时光荏苒,转眼已过千年

深夜,京城一座普通的民居里依然泛着点点的烛光,书生林云鹤了为考取功名正在寒窗苦读,前几次失第让他心急如焚,因为家境的贫寒已无力让他接二连三的名落孙山。

“唉”,读到头疼处,云鹤不由地长叹一声,走出屋门去透透气。呼吸着外面夜里清凉的空气,云鹤心中舒服了许多。忽然,他听到了哭声,而且是一位姑娘在哭,是谁家的女子深夜在此啼哭呢?他循声追去,只见一位一袭雪白的女子立在树荫下正掩面而泣。

“请问小姐,因何在此啼哭,小生可曾帮得上忙?”

“公子见谅,小女子打扰了,只因家中忽遭贼人,父母双亡,逃及至此,心中悲愤难当,故此啼哭,不想惊扰了公子,还请莫怪。”说完,便盈盈地拜了下去。云鹤赶忙上前搀扶,双目对视间,云鹤心中猛地一振:多么美丽的姑娘呀,白裙飘飘,长发如云,而这一双眼神,竟又是那么地熟悉,分明在哪里见过!

小女子名唤潇湘,有一个不请之情,公子之处可否容小女暂避几日,收纳之恩,来日携草衔环,定当重报!”

“姑娘如不嬚小生之处贫寒与不便,小生将荣幸之至。”云鹤也不知怎地想也没想,此话就脱口而出------以他堂堂相貌,虽说出身微寒了些,但对他倾心的姑娘也不在少数,共中也不乏有动人姿容者,但他从来就没有动过心-----今天,面对这样一位萍水相逢的女子,竟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……

自此,林云鹤的屋中就少了一份空蓼无人的寂寞,多了一份红袖添香的诗意。云鹤欣喜地发现,潇湘不仅心灵手巧,而且通读诗文,自她来后,屋里不仅收拾得井井有条,而且给了他很多在诗文写作方面的指正,解开了他心中好多以往不解的迷惑。

到了晚上,两个人看书读累时,就拔亮灯芯,联对诗词,望着烛光下有着沉鱼落雁之貌的潇湘,云鹤有时会把持不住地意乱情迷,但一看到潇湘那双夺人心魄的黑黑的大眼睛,多么熟悉呀,似故友重逢,所有的杂念便倾刻间烟消云散了:这是一位多好的姑娘呀,闭月羞花,冰雪聪明,我一定要好好读取功名来迎取她,让她做我名正言顺的妻子。

  



南海莲花池

“潇湘,你可想好了,林云鹤此生无考取功名之命,你又何必苦苦相求呢?”端坐在莲花座上的观士音缓缓地说。

“不,请求大师成全他吧,考取功名,比他的生命还重要呀,潇湘是他千百前放生的白狐,我寻他千年,等待千年,其中的不易艰辛只有潇湘自己知道,如能达公子所愿,小女子为此愿付出一切代价,无怨无悔”

“唉,这又是何苦,你知道你将付出何种代价吗?”

“知道,我已修身千年幻化为人形,他若考取功名,潇湘会失去五百年的功力,而随时会有不测,但,我愿意。”

望着满脸泪光和满脸虔诚的潇湘,观士音无奈地摇了摇头:人间自是有情痴,此事无关风和月。“去吧,只要你无怨无悔,他会成功的。”

“小女子谢大师成全之恩!”

“莫要谢我,这是用你自己半生的仙力换取的。”



“潇湘,我考中了!我考中了!”看榜回来的云鹤,人还未踩进家门,就迫不及待地欢呼着向他的潇湘报告喜讯。

可是,潇湘却没象往常一样随声飘出,他急急地进屋一看:哪有姑娘的影子?只见一只浑身雪白的狐正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,只这一看,林云鹤便昏了过去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云鹤从昏迷中醒来,朦胧中,他的潇湘正立在床边伤心落泪呢。

“潇湘,快告诉我,你刚才去哪儿了,我们家怎么来了一只白狐……咦,那只白狐去哪儿了呢?”云鹤急急地起床去寻找,被潇湘一把拉住了……

"云鹤,莫找,先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吗?" 缓缓中,潇湘娓娓道来:“千年前,一只白狐被一群王室人员追赶,被一只年轻的樵夫所救,悉心照料,放归山林,才得以修炼千年,成为人形,而那个年轻的樵夫,也经过了千年的轮回,成为了一戒相貌堂堂的书生,为了报答他千百年前的放生之恩,变为人形,前来报恩,那个书生名唤云—鹤,白狐名为潇----湘,为了公子能榜上有名,潇湘牺牲了五百年的功力,所以一时体力不支,晕倒在地,惊吓了公子,还望公子不要害怕……”

这一番话,真正让云鹤傻了,痴了,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潇湘为什么会忽然深夜来访,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一见到潇湘就感到似曾相识,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和潇湘为什么会那么心有灵犀一点通,原来他们之间,是有着千年的缘啊……

“潇湘,我不怕,倒更增加了我们要在一起的信心和勇气,因为我们两个是千百年的缘,这是多么不易啊,我们一定要珍惜,我们不要错过,今晚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“什么地方?”

“不要问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深深夜色中,潇湘被林云鹤牵着手来到了一个新落成的的庭院前,红红的灯笼映亮了整个院落,整个院内,翠竹亭亭,梅花飘香,再加上红红的烛光,犹如在梦中一般。

“美吗?喜欢吗?云鹤从背后轻轻拥住潇湘,这是我专门为你建造的,我知道你喜欢梅和竹,你就是以后这里的女主人”云鹤喃喃地说。

“不会是我的,也不可能是我,”不知为什么,潇湘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“为什么不可能?不许你这么说!告诉我,我能加科举这几天,想我了吗?”

“不想,我才不想呢!”潇湘一脸娇羞。

立在花荫下,潇湘一袭白衣,长发飘飘,云鹤看傻了,看痴了,他紧紧地、紧紧地抱住了这个让他魂牵梦萦了千年的女子,再也不肯放开……
忽然,他昏倒在地,任凭潇湘怎么呼唤,也不能醒来……

  五

南海莲花池

“潇湘,云鹤此次得的是不治之症,恐怕性命难保。“观士音掐指一算,忧心地说。

“不,我不信,他不会死的,仁慈的观士菩萨,您一定还有办法的!“潇湘泪流满面。

“办法倒是有一个,不过……”

“您说,不论何种办法,只要我能做到的,只要能让他起死回生,我愿意……”

“潇湘,你可知,他此次金榜高中,被公主一眼相中了么?皇帝有意要招收他为东床驸马,俗话说,天命不可违,皇帝是天子,只要他成为了驸马,皇帝自为倾心给他看病,那时他才有救,而为了他的病能成功治好,你必须让他彻底忘记你!

"我,我怎么才能让他彻底忘掉我……?"

“用尽你后五百年的功力,功力散尽后,仍为一只白狐,若要幻化人形,必须再修炼千年!,你可要想好了,潇湘……

观士音的话,每一字每一句都犹如钢针,针针都刺在潇湘的心尖上,痛得流血,痛得令她无法呼吸……

“快点想呀潇湘,时间不等人呀”

“我,我,我--愿---意……,观音大师您施法吧。”潇湘泪如雨下,他好后,我能看他最后一眼再消失吗??”

观士音看着这位美丽的狐仙,心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六

公主成婚大典,全国同庆。

林云鹤成为了全宋国人的焦点:金榜提名,东床驸马,一个人生的大喜全都降落在了他一人身上,但他就是高兴不起来,潇湘梦中的一番话令他心如刀绞:“云鹤,我走了,为了你的功名利禄,为了你的健康一生,请忘记潇湘,善待公主,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,今生无缘,来生再聚”……

金鸾殿内,喜气洋洋,歌舞升平,云鹤呆呆地望着,心中一片空白。

“下面,特邀著名舞女潇湘为公主和驸马舞一曲《梅竹舞》!”

云鹤心中猛地一振,睁大了双眼:但见在缓缓的音乐声中,他看到他的潇湘一身红衫红裙飘然入场,红色,吉祥的颜色;红色,祝福的颜色,多么良苦的用心,哦,潇湘,你让我无法呼吸!!记得以前她问他,我穿其它颜色的衣服你满意吗?“只要是你的,我都喜欢。”他清楚的记的自己的回答。看惯了白色,没想到她穿红色竟然是那么娇艳动人,夺人魂魄。

“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
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
你看衣袂飘飘
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成虚无
……

云鹤傻傻地痴痴地望着眼前这个用心而舞的女子,这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女子-----曲终人散,潇湘当众深深一鞠,率先离场,匆匆飘然而去。在经过大厅将要离去的瞬间,她蓦然回首,深深地望了云鹤一眼,四目相对,流露着多少爱恋与相思,诉说着多少悲愤与无奈:

“潇湘,不要离开我,不要离开我,我不要金榜提名,不要洞房花烛,我只要你!!”云鹤在心里嘶鸣着。

“云鹤,忘了我,公主是位好姑娘,是她救了你,一定要好好善待她,善待自己,否则,你就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,辜负我为你等待千年的情缘,你知道吗,你懂吗??今生无缘与你结伴走明天,来生化作鸳鸯共婵娟,

  七
金榜提名时
洞房花烛夜

立在窗外的潇湘看着这一切已哭成了泪人儿,但天意至此,为了她心爱的云鹤能金榜提名,她愿放弃半年的功力;为了他健康一生,她愿意放弃本应属于她的洞房花烛……

再见了,云鹤,三生之中我最爱的人,请忘记我,原你一生幸福!!千年之后,如果有缘,让我们再见,到时,还请记得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,还请记得你金榜提名时烟消云散万劫不复的潇湘……”

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
离开你时你正金榜提名洞房花烛

我爱你时你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
离开你时你已烟消云散万劫不复

……

每到月圆之夜,云鹤总会却那个他为潇湘新买的庭院静立一个时辰,因为在那亭亭的翠竹中,在那淡痰的梅香里,他总能看到潇湘那美丽的身影:

潇湘,我听你的话,善待公主,做一个好驸马,为国为民,但,我却无法做到忘记你,我真的做不到,潇湘,那种思念的味道好苦,好涩,你知道吗??那种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的感觉你知道吗?我不能让自己有一刻的空闲,因为稍微一刻的空闲我都不能控制自己发疯般的想你,潇湘,你好残忍,你让我日不能安,夜不能寝,你知道吗??

云鹤泪流满面,依稀的泪光中,他似乎又依稀听见潇湘含笑对他说:云鹤,让我再为你跳一支舞,好吗?朦胧的月色中,潇湘裙袂飞扬,长发飘飘,如诗如画,梦幻般的歌舞中,云鹤情不自禁轻轻地着节拍和着:

潇湘: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
      千年修行 千年孤独
      夜深人静时 可有人听见我在哭
      灯火阑珊处 可有人看见我跳舞

云鹤:我是一介书生独醉江湖    
      十年寒窗 十年苦读
      金榜题名时功名利碌光宗耀祖
      洞房花烛后阴阳相隔人鬼殊途

潇湘:我爱你时 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
      离开你时 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
      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
      你是我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
      你看衣袂飘飘 衣袂飘飘
      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

云鹤:能不能为我再跳一支舞
      只为你永别时的那一次回眸
      你听仙乐飘飘 仙乐飘飘
      今生今世却只能虚度

云鹤:我是一介书生独醉江湖
      十年寒窗 十年苦读
      金榜题名时功名利碌光宗耀祖
      洞房花烛后阴阳相隔人鬼殊途
      我爱你时 你是一只千年修行的狐
      失去你时 你以烟消云散万劫不复

潇湘: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
      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
      你看衣袂飘飘 衣袂飘飘
      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

云鹤:能不能为我再跳一支舞
      只为你永别时的那一次回眸
      你听仙乐飘飘 仙乐飘飘
      今生今世却只能虚度

合:能不能为我再跳一支舞
    你是我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
    你听仙乐飘飘衣袂飘飘
    今生今世却只能虚度
    能不能为我再跳一支舞
    只为你永别时的那一次回眸
    你听仙乐飘飘  衣袂飘飘
    今生今世却只能虚度

    能不能为我再跳一支舞
    你是我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
    你听仙乐飘飘衣袂飘飘
    今生今世却只能虚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许多许多年之前一个寒冷的冬夜,飞扬的大雪给野地上光秃秃的那些树枝穿上了白色的棉袄。在银装素裹的世界中,雪地上有一团东西在蠕动,近了可知是一只腿受伤了的白狐。皮毛洁白似雪,在阴沉的林间艰难的前行着。

小路上有一赶考的书生虽然冻的哆哆嗦嗦,却还是坚定的迈着向前的步伐。雪越下越大,纷纷扬扬,白狐终于支撑不住倒下,眼看虚弱的身子很快的就被雪给掩盖住了。路经此处的书生发现了蜷缩在雪地里的白狐,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促使他停下脚步,他没有伤害它,而是把它抱在了怀里,用自己的体温为它暖身。

书生继续赶路,夜里就在路边寻一间破庙栖身。北风狂疟的夜里,他和白狐相拥而眠,相互用自己的体温为对方取暖。有了伴的路好像不那么远,也不枯燥了。白狐的腿伤在书生的照料下逐渐痊愈,很快的,他们离京城越来越近。

进京的最后一个深夜,书生恍惚中醒来,看见夜幕中有一对亮晶晶的眼睛在望着他,是那只白狐。他伸手将它揽在怀中,身上顿时一种熟悉的温热,他对白狐说:“你愿意就这样跟着我一生一世吗?”白狐仰头,用舌添了添书生的袖子,低低的唤了几声,书生知晓,白狐是同意了。

这一夜,书生和白狐相拥而眠,无梦而安稳的一觉。天亮,书生醒来,发觉白狐已经不见了。只有几根雪白的狐狸毛粘在他的袖子上。等了一日,也不见白狐回来,考期马上要到,他没办法再在破庙里等白狐回来,只能收拾行囊,匆匆进了城。

科考出乎意料的顺利,在等待发榜的日子里,书生好几次出城寻找白狐,而白狐却如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,了无踪影。很快的,发榜了,中举的书生拿着一纸公文返回家乡,他已经被任命为当地的知府。

那一个夜里,白狐望着熟睡的书生,心里不禁一阵颤抖。它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救过自己的书生,但人和狐狸可以过一辈子吗?突然的,一种极度渴望幻化为人的感觉冲击着它的大脑,它悄悄的起身,对着书生轻轻在心底说了一句:“等着我,等我回来,等我回来陪着你一辈子。”然后就跑进了夜幕中,很快的,洁白的身影被漆黑的夜色吞噬了。。。。


白狐知道兽界有一位法师,可以帮助自己变为人形。当它到了法师的祭祀台前,那个法师说:“白狐,你想做人可以,但我要将你身上的毛皮先剥下,而且在你幻化为人体和心爱的人重聚后,第一次迎春花开的时候,你的生命也就要走到尽头,你确定自己可以忍受这样的痛苦和代价吗?”它点点头,它是多么的希望自己做一个女子,陪伴在他左右。躺在祭祀台上,看着自己的曾经引以为傲的这一层雪白的毛皮被法师一点点的剥开,噬骨摧心的疼痛里,白狐的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书生的名字:“磊,磊,。。。。。。”在失去知觉的那一瞬间,它听到法师在轻轻叹息:“冤孽,冤孽!”

白狐带着这个念念不忘的名字再来到世间时,它已经有了最娇媚的容颜,最纤细的体态。只是,她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那个叫磊的书生。他在哪里?

她苦苦的寻觅了无数年,红颜渐老,痴心依旧。那天,经过一座房子,窗内传出的读书声竟然是那么的熟悉,是他,肯定是他。她的脚步在那扇绿窗前徘徊。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,她流连不走,只想静静的陪伴于此。突然间,磊发现了她的踪影,不禁脱口而出:“好一个美丽的女子!”白狐听后如沐春风,感动得不能自己。她在磊的窗外翩翩起舞,婀娜的身姿优雅着他的视线,勾走了他的灵魂。他也静静的凝视着白狐,转而坐下,把对这个神秘女子的爱恋,在洁白的宣纸上提笔一一吟诵成诗。

那些日子里,白狐每天都在磊的窗外守候,久久不肯离去。她知道自己很傻,狐狸和人怎么能相爱呢?在爱中的狐狸的生命又是如此的短暂,她又怎能奢求太多?

白狐相信自己对磊的爱情会感动上苍,依旧痴痴的陪伴在他的身边。磊并没有认出白狐,想想也是,谁会相信这个清丽的女子就是很久之前被磊抱在怀里的那只白狐?在属于他们的良宵里,磊轻轻拖起白狐的下巴,说到:“真的好美好美,美的让人惊艳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!”

白狐笑笑不语,你见过我的,磊!其实,我就是那个雪夜里,被你拥在怀里的白狐啊!可是,我不能说出来,说了,他也不会相信。白狐只是含羞的笑着,任凭磊深情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四下打量着。这一夜,白狐终于成了磊的妻子,她知足了!

白狐没有家,白狐的家就在磊的心上。磊抱着总是郁郁寡欢的白狐,他的声音仿佛有些黯淡,他说:“我希望你快乐些,再快乐些,你虽然没有家,但你在我的世界里,在我的心里,心界很大,任你遨游!”他也有烦恼吗?白狐不解的望着磊,磊的眼神里有了一丝忧郁,他对白狐说:“不要把所有的希望和爱全部都交给你,去找找你自己的世界和朋友吧。那样,你才不会觉得累和委屈!”

每每此处,白狐的心便像被什么割了一下,好痛!法师不是说,她和磊只可以相爱半年吗?她带着她的妩媚和娇艳,她的快乐和爱情,历尽辛苦的找到他,难道,仅仅是为了再次享受他温暖的怀抱吗?

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白狐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。磊的家人,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,说白狐是个不详的女子,是妖精投胎来到人世的,磊不能和白狐在一起。白狐清楚,自己不是个不详的女子,也不是妖精投胎,她只是一只白狐,一只深爱着磊的善良美丽的白狐。

从秋天到冬天,纷纷扬扬的雪花再次飘起。磊出去公干,很久没有回家了。白狐独守在磊回家时必经的路口,迎着扑面而来的雪花,心空荡荡的不知如何是好。她对自己说:“磊会回来的,一定会回来的。”是啊,她相信磊也像自己爱他那样的深深爱着自己。不管是缘是劫,她都愿意一个人承担结果。

然而磊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,白狐几乎怀疑了。为什么他一直不肯回来?为什么他一去之后,都不愿意告诉我他的讯息?白狐不知道该去问谁,唯有在无人的时候暗自哭泣,一个人的委屈是不用别人来怜悯的。只有在想到磊不再疼惜自己,才是白狐最难受的时候。恍恍惚惚的,来到磊的身边已经快半年了,白狐的心已经满足,虽然,她并不快乐!



狐在这样的期盼中渐渐憔悴,她病了。整日的发烧,说胡话。躺在绣榻上,看着窗外的雪停了,“磊,你该回来了,对吗?”感觉自己的身子是那样的轻盈,像天上的云一样,在轻轻的飘着。“是磊在抱着我吗?就像害怕我远离一样,我不想离开他,可是,我知道,生命离我已经越来越远了,如同当日我躺在祭祀台上被剥皮一样,撕心裂肺的疼。”

白狐很想再变回原来的样子,等待在磊经过的路上,被他怜惜的搂在怀里。可是,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起来了。她已经失去了温暖的毛皮,又能以怎样的信念来支撑自己度过寒冷?大雪终于停了,封闭了一个冬季的窗户被打开了,白狐看见窗外的迎春花娇媚异常。她笑了,躺在绣榻上惨然的笑了。她该走了,迎春花已经盛开,她的生命也就走到尽头了。

磊,我等不及了。白狐闭上眼睛,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浸湿散落在枕头上的秀发。也不再说话,只任凭生命远去,已经来过,也爱过了,白狐该知足了。

冥冥中,白狐凌空而去。再回头,看见磊回来了,伏在绣榻上哀哀的落泪。绣榻上的女子已经没有了呼吸,白狐想哭,除了哭,除了大声的哭,想用眼泪告诉磊:“这个世界我不愿意离开,就像你走的那天,我并不愿意看你离去一样。”她虽然获得了重生,却仍然无法摆脱因爱带来的无法用言语表达清楚的心痛感觉。也再也不可以靠近自己最心爱的人。

四周黑漆漆的,这个夜晚,连月亮也没有。在停止呼吸的那一刻,白狐以为自己可以忘却,那些尘世里的故事,可是她分明感觉自己的心还在痛,灵魂也有心吗?白狐郁郁而去,如同从一场大风暴中挣扎而出:

“我走了,向我该去的地方飞去,尽管那里没有你,还有让我害怕的漆黑世界,可是我必须要去来世了。来世里,磊,我还会是你怀里的这只白狐吗?
(完)

   分享到QQ空间
时间:01:08 评论(0) 引用(0) 阅读(2426) Tags: , ,
发表评论
  昵称 [注册]
  密码 (游客无需密码)
  网址
  电邮
OpenID登入 权限选项 表情